梦之海

文:


梦之海亏得他还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原来都是白担心了!“嗯,你不怕冷斯辰抬了抬手,门外带过来的保镖其中一个立即小跑着赶了过来,“BOSS,有什么吩咐?”冷斯辰附在他耳边低声叮嘱了几句,保镖立即二话不说跑去办了病床上,似乎是终于听到了来人的声音,南宫霖吃力地睁开眼睛,当看到夏郁薰之后,浑浊的眸子里立即溢出神采,挣扎着想要说话

夏郁薰:“……”她花了吃奶的力气学了整整一天啊,现在他却告诉她没用?还有“微笑”又是个什么鬼?难道让她明天一整天都傻笑吗?夏郁薰站在原地看着冷斯辰的车离开,直到看不见了才回到了院子里董事长也不是不回来了,等身体疗养好,肯定还是会回来坐镇的等小白收拾好东西,冷斯辰牵着儿子的手上了车梦之海夏郁薰这边也被前方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她顺着人群的目光朝着门口看去,下一秒,在看清门口正走进来的男人之后,下意识地伸手做了个挡光的动作……狗眼都差点被闪瞎了!大概是这段时间在医院里有小白时时刻刻的叮嘱,被养得很好,此刻的冷斯辰整个人容光焕发,气场全开,那张俊逸的脸让头顶璀璨夺目的水晶灯都显得黯然失色

梦之海小白扯了扯冷斯辰的衣角,“相濡,妈咪的脚好像有点疼!”冷斯辰闻言立即朝着夏郁薰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她的站姿有些奇怪,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还是你细心想不到,第一个关心她的人居然会是这个她一直视为最大威胁的丫头南宫默叹了口气,因为她为难的神色,眸子里泛着一丝暖意,“总之,我有我想要做的事,你不用再指望我会回去了

”小白一脸严肃地叮嘱道”南宫默听得面色愈加阴沉,“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都是他自找的!”“小默,别胡说!”琳娜立即紧张地制止他,但却迟了没错,就是鸡汤梦之海

上一篇:
下一篇: